首页 > 守护真神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废物长宫

恍惚之间,似过了千年之久,又似不过片刻的梦境。姬长宫只觉头脑一阵的发涨,不自觉的喉中便是发出一声呻 吟,只是这一声呻 吟传出来却是无比的干涩与嘶哑,像是喉咙被大日蒸干烘烤了一般,比之垂老将死的老者的声音还要干涩嘶哑几分。

眼前一片黑暗之中,一抹微弱的光亮逐渐延伸而开,微弱却是刺目,让姬长宫一下子难以睁眼,而那眼皮此刻也似有着千斤重一般,连连尝试了几次都无法睁开。就这样,在黑暗与明亮之间徘徊,偶尔能够听到模糊的声音,但却感觉是那样的熟悉......时间似过去很久,仿佛终于积累了足够的力量一般,随着喉咙深处的一声闷哼,一道完整的光束也终于是进入的眼中,而那刺目的光也使得这刚刚睁开的双眼再度闭上。

“嗯!”

久未见阳光的双眼足足过了一分钟时间方才适应眼前的光亮,入眼是一个不算很大的木制锥形穹顶,大概有着五米的高度,木头呈青色,纹路清晰可见。这是于青铜毛木,坚韧度极高,其木心能够与百炼钢相比较,而若是树龄有着上百年的话,那么,其木心的坚韧度便能够与较为珍贵的矿物-精铁相媲美,却是比之千炼钢都要坚韧十数倍,一名有着冥师中期实力的冥者也需全力施为才能损坏,且有着天然形成的先天灵纹,是天生的灵器,且那先天灵纹更能够完美的掩饰普通灵纹与特殊灵纹的气息,绝对是用来炼制各种暗器的绝美器胚。

而眼前,这建成房屋的青铜毛木虽然没有百年的树龄,却至少也有五十年了。而在他的记忆之中,这青铜毛木是并不常见的,整个东胜神州有着青铜毛木的地方不多,且盛产之地更是只有一处,那就是在东胜神州的西域与中域交界的灵荒山脉之中,也只有灵荒山脉之中才有大量数十年树龄的青铜毛木,其余出处大都只有十年以下的树龄,整个东胜神州能够有这种灵木来建造房屋势力的恐怕都不过一手之数。

“整个中域也只有坐落在灵荒山脉附近的几个一流势力才能有这样的财力来挥霍,用至少五十年树龄的青铜毛木来建造房屋。”

“只是,我明明记得是在村子的荒墓之中与凤凰商会的两名执事同归于尽,怎么会出现在灵荒山脉附近?”

姬长宫尽量回忆,脑中不由一阵胀痛,刚想抬手抚额,却是一股刺骨的痛传递了开来,从双手开始,然后传遍全身,似乎全身的骨头都裂开来了。

“嘶!”

轻吸了口冷气,感觉到身体上哪剧烈的痛感,姬长宫也终于是确定自己是活着的,而不是在什么九幽地狱。

木屋很大,就算是五人同住也不会显得拥挤,不过此时这木屋却是简陋清雅,除了一张木床之外,也就剩下中间的一张圆桌与三张椅子及桌上的几个木碗木盆,而且看得出这木屋建起也不过半月时日,木头还未完全失去水分。而此刻他所在的木床便是正对着那足有两米高的木门。

吱呀!

忽然,木门打开,阳光之下,一道模糊的倩影缓步走了进来。

姬长宫目光移动,艳阳之下,一道身姿摇曳,有着绚丽的光彩在周身环绕,如同仙女临凡。

“是她救了我吗?”

姬长宫心中微动,只是越发觉得这道倩影有些熟悉。

哒、哒、哒......

脚步轻响,在木屋之中回荡,同时也一下下的叩在了他的心弦之上。

而终于,一片阴影之下,倩影露出真容。姬长宫的瞳孔却是猛然的一缩,身体也是猛烈的挣扎了一下,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霎时便是感到一股酸意,里面有着晶莹在转动,而内心之中更是震动,不甘,悔恨,心酸,伤痛,一时之间却是五味杂陈。旋即脑中却又是一阵剧痛,眼线再次模糊,心中却又是清晰的听见一道悲伤的叹息,让人闻之心酸。

当再次醒来之时,姬长宫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比之上次之时要好上了许多,虽觉得无力,但也不会全身剧痛。缓身起来,坐在床沿之上的他却是不由的再度呆住,只见那旁边木盆水中正倒影这一道略显模糊的面容。

一头垂肩的黑发,细长而黑的剑眉,一双狭长的明眸黑而亮,熠熠生辉,只是那张略带苍白病态的精致的脸庞却是显得异常的稚嫩,分明是一十三四岁的模样。

“这是?”

姬长宫有些难以置信,略带沙哑的稚嫩的嗓音却是让他微微一怔,旋即迅速的闭上眼睛,过了半响方才再度睁眼,只是他所期待的那一张成熟坚毅的面孔依旧不见。

“这是我十三岁时的样子!”

姬长宫有些愣愣的道,然后马上闭上双眼,脑中思绪瞬间万千,记忆的碎片喷涌。

十六岁那年,突然之间便是有着无数的妖魔攻破了村子,那如海潮,成百万上千万的妖魔肆意杀戮、践踏,整个村子便是沉入了惨烈的战乱之中,杀戮滔天,血雨腥风。村子本身是强大无比的,数十万的强大冥者,数百上千年来都没有被妖魔攻破过。但是不知为何,在那一夜却是被轻易的攻破了,面对数量多了数倍,数十倍的妖魔,无数的村人被妖魔屠杀,整个村子所在的龙首山都是被鲜血染红,无数高耸的山峰被夷平,鲜血成河,尸堆如山。

二爷爷战死,一个个亲人朋友陨落在妖魔手中,最后最疼爱自己的姐姐也是为了庇护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逃离而自爆惨死,飞灰湮灭!整个龙隐村在一夜之间便是被泯灭了,尸体堆成了山,血流成河,最后只剩下自己!

“最后,我与凤凰商会的两名执事在村子的荒墓中同归于尽......”

姬长宫低声呢喃,目光盯住木盆之中的模糊脸庞,“我记得我十三岁之时是曾经在灵荒山脉之中被人追杀的。青铜毛木,灵荒山脉......”

虽然很不可置信,但是经过反复的推敲,最后姬长宫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重生过来了的。重回到了十三岁的时候,再度成为了那个废物姬长宫。一时之间,饶是他前世经历过无数生死考验,此刻也是内心凌乱,有着惊骇,甚至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来,而前世那痛苦的场景在此刻更是不断的在他脑中来回冲撞,几乎整个脑袋都要爆炸了。他那稚嫩的脸上也是表情瞬息万变,或是痛苦,或是恐惧,或是惊骇,让他整张脸都是狰狞扭曲起来!

一刻钟之后,他那脸色才微微好转起来,只是眼中依旧带着红丝,像是几天几夜未眠。

阳光自窗子投射而来,淡淡的温暖洒在身上,让姬长宫的心也是平静了许多,双眼微阖,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接受此刻的一切,去面对重生!

“至少还活着,还有着未来,还有着改变一切的可能......”

良久,姬长宫睁开双目,嘴角扯出一抹淡笑,口中低声呢喃。而他的双手此刻也是紧紧的揪在了一起,青筋直冒,显然他的内心并不是如他表面那般风轻云淡,但至少,此刻他的确是丢弃的最初的恐惧与那诸多复杂情绪,然后开始面对自己。

出生在东胜神州极西处的横断山脉之中,然后随着父母开始被神秘的黑衣人追杀,穿过了让人恐惧的禁法界,六岁之时,在横断山脉的外围,父母身陨,自身也是受到重创,几乎夭折,后被一枚元灵果救活过来,但根本已伤,气血亏损,难以凝聚天地精气,体内风噬血脉再难觉醒,瞬间便是从一个天才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废物。七年后却还处在元阳境第一个小境界而寸步不前,而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在六年的时间里也能达到元阳境第四个小台阶的境地了。

虽然活过来了,但是追杀依旧存在,直到十四岁才逃回龙隐村,那个自己父母所守护的家。然后背着废物的名头开始在龙隐村生活,直到数年后的大变故。

“那么,现在我应该是在灵荒山脉东断了!”

目光微凝,姬长宫闭上双眼,然后凝神进入内视的状态。内视之中,血脉稀薄,血气羸弱,下丹田不足五米方大小的华池之中,一点如萤火的青色元阳闪烁着青光。这就是人体先天一点元阳,是人的本源精气,天冥世界的修炼者被冠于冥者之称,而冥者在最开始修炼之时便是要壮大元阳,积累天地精气,壮大己身,所以称之为元阳境。

元阳境有五个小境界,第一个境界为动若荧光,华池之中的元阳似萤火闪动。修炼到第一个小境界能够增长气力至三百斤,体内血液浓稠如乳浆。

而如今他便是处在第一个台阶-动若荧光的境界,只是他身体实在羸弱,一身气力虽也只有两百多斤,虽比起普通的十三岁少年而言是一个大力士,但在同阶之中却是处在最底层,况且他还是修炼了数年之久。而且他因为血脉稀薄,气血羸弱,一身气力也难发挥出来,更是难以持久。

“果然还是那样的废物呢!”

姬长宫有些苦涩的自嘲一笑,但旋即便又是坦然的吐了口气,自忖道:“不过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先天五感比之他人敏感十数倍,身体也是要灵敏数倍!”

“那么接下来便是要修炼了,至少也要有点自保之力才是!”

握了握无力的拳头,姬长宫便是咬着牙道。

上一章书页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