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守护真神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荒墓 青莲

这是一片荒墓,杂草丛生,墓碑破旧,爬上了许多的苔藓,连上面的字迹都是已然模糊不清。这一片的荒墓足有上万座之多,透出一股苍凉哀婉的气息来,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沉痛!

此时月已至中天,圆月如银盘,洒下清冷的银辉,让整个荒墓都染上了一种孤寂的气息。而在整个荒墓之前,一道消瘦的身影挺立着。他一身黑色劲装,在银色的月辉之下可以清晰看见他身上有着无数的血痕,鲜血细如流,将他足下的一片荒地染成的鲜红,清秀而苍白的脸庞带着无尽的坚毅与不屈,黑色的眸子在月光的折射之下闪烁出透尽诸天的光芒。

在他的嘴角还挂着一缕鲜血,随着‘啵’的一声,鲜血滴落在草上,将沉寂打破,血腥的味道也使得这一片荒墓变得森冷了几分,透出一股噬人的感觉来。

咻咻!

随着鲜血滴落的声音,两道急促的破空之声使得整个荒墓都不在安宁与寂静。姬长宫抬眼看去,冰冷的目光将落在十丈外的那两道人影死死的盯住。

“没想到,连死都不得安身!”

姬长宫冰冷而略带伤感沙哑的声音缓缓的传出,带着无比的沧桑的感觉弥漫而开。

“要怪就怪你有着龙隐村无比强大的血脉,没想到四年前并没有将整个龙隐村灭绝,竟是还遗留了你这个曾经的龙隐太子。本来你应该潜伏起来,那样就能够侥幸苟活于世,让龙隐不至于血脉全灭。不过连上天都站在了我们这一边,你竟然愚蠢到凭借真玄境界的修为便是想查出昔日龙隐灭绝的后手来,嘿嘿,你还太嫩了!”

月光之下,一金一红两道身影醒目无比。开口的是身着金色长袍的矮胖子,名叫白金虎。他一脸赘肉,沟壑堆积,无比的难看与恶心,但是他身上的真气波动却是不可小视,已然凝出一层金色的似角膜般的罡气甲胄,坚固无比,一般的灵器都无法破损分毫,而且,这罡气甲胄也只有金丹境界的冥者才能够凝聚出来。

金丹境界,在修行一道上已然是登堂入室了,在整个东胜神州也算的上是一个强者!

而站在矮胖子一侧的红袍中年男子则是瘦高无比,像是一根竹竿,但是此人同样不可小视,比之矮胖子也是不弱,他叫阎木,与白金虎在凤凰商会被称为金木双煞。

“没想到我一个将死之人竟然也能让两位高高在上的执事金木双煞来追杀,莫非凤凰商会的弟子都已死绝了么?”

姬长宫的声音很轻,不带丝毫的感情在其中,但是听在耳里却是感觉到无比的讽刺。但是事实如此,姬长宫只是一名真玄境界第三个小台阶的冥者而已,比之眼前两位金丹境界的冥者差了不止多少倍。而就算是真玄境界第四个小台阶的冥者也能轻易的压制斩杀弱上一个小台阶的同境界冥者。

金木双煞闻言气息都是不由的一滞,脸色也是变得极度的不好看,月光之下都能够看到二人扭曲的脸部,奇丑无比!

修行越是往后,往往相差一个小境界,实力也会有着天地之别。一般而言,真玄境界第四个小台阶的冥者可以轻易的打败真玄境界第三个小台阶的冥者。当然其中也有例外,一些天才妖孽般的人物往往能够越阶战斗,逆行杀伐。

而姬长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凤凰商会的无数弟子闻风丧胆。要知道,能够成为凤凰商会弟子的都是真玄境界,其中不乏有着真玄第四个小台阶的人,这个境界已是达至真玄的最顶峰了。但是在对姬长宫长达一年的追杀之中,这样的弟子却是死了不下五十之数,而且在最初被追杀的时候,姬长宫也不过是初入真玄境界而已。

现在凤凰商会已然是不敢再派出弟子追杀姬长宫了,所以这次来的是执事,金丹境界的强者!

“嘿嘿,你是将死之人,也别再逞口舌之利了。我们承认你很妖孽,短短四年时间竟然能够从一名普通人进入真玄境界,并且在此境界之中无敌,放眼整个东胜神州都是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这一点上你足以自豪!但是,这并不代表你有资格在外我们凤凰商会面前叫嚣、逞威!不说金丹境界的冥者,纵是法丹境界的冥者在我们凤凰商会也不会少,你纵是再苦练十年也休想查出真相,报得大仇!而今你已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人,若是乖乖束手就擒,我们或许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否则我们便是一点一点抽取你的血脉,让你痛苦而死!”

阎木阴阴的笑,声音干涩尖锐刺耳,让人极不舒服。在他看来姬长宫虽是强弩之末,但若是真的拼起命来,自己二人都有可能重伤,甚至是折掉一人,他可是知道,眼前姬长宫的一身重伤便是拼杀一名金丹境界的冥者留下来的。

所以,能不与姬长宫死拼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阎木的话姬长宫却是脸色依旧,“说到底你们不就是为了我身上的风噬血脉,可惜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白金虎下意识的便是脱口一问,而阎木也是有些谨慎的打量着四周,甚至二人身上的真气也是波动的厉害,随时都能够出手,发出雷霆一击,由此可见他们对姬长宫有多忌惮!

“这里是我龙隐的墓地!”

姬长宫诡异一笑,一排森白的牙齿露出,显得无比的恐怖!

“什么,龙隐墓地!”

白金虎阎木闻言皆是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便是退后了一步,好似这龙隐墓地有着及为恐怖的东西一般,不过很快二人眼中便又是露出炽烈的光芒来,仿佛是打量稀世珍宝一般扫视这整个被杂草掩埋的墓地来。

“哈哈哈,竟然真的是龙隐墓地,想不到四年前久寻不到的龙隐墓地竟然会出现在我白金虎的眼前,真是天要助我们凤凰商会啊!”

白金虎募地发出大笑,眼中精芒乱闪,阎木也是尖锐的笑出声来,显得兴奋之极。而姬长宫的目光却是越发的冰冷,而内藏的杀机亦是在此刻爆发出来。

“看来四年前龙隐灭族之祸真的与凤凰商会有关!”

姬长宫露出沉痛之色,脑海之中,十年前龙隐村被妖魔肆虐,无数的亲朋好友被残杀的情景再次浮现,使得他身上暴虐凶煞之气狂涌,体内的风属性真气亦是疯狂的涌动,在体表形成玄青色的气流,搅得方圆十丈内都是气流紊乱,让的白金虎阎木二人也是盯住他,面露警惕之色。

“不好,他这是要施展血脉反噬,强行催动风噬之眼,要与我们同归于尽!”

忽然白金虎大喝,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那我们先退,这里是龙隐墓地,不愁得不到那些珍惜的强大血脉,现在暂避锋芒!”

阎木一边大喝,双手却是迅速的结印,旋即一手对着地面虚按下去,他体内精纯的木属性真气便是朝着地底狂涌而出。

“木之囚牢!”

随着阎木一声暴喝出来,姬长宫周边地面一阵涌动,瞬间便是有着一颗颗参天古木破土而出,然后枝叶结扎在一起,层层叠叠将姬长宫困在其中。

而几乎同时白金虎也是镇定下来,双手迅速的结印,他身上金芒涌动,金属性真气在法印的牵引之下迅速的汇聚到双手,几乎瞬间他的双手便是被炽烈的金芒包裹,金色的气流在其中旋转涌动。

“炼金之术!”

白金虎大喝,双手向前一推,金色气流迅疾而出,十丈距离转眼而至。而随着金色气流的包裹,那木之囚牢的表层便是迅速的金属化,像是浇筑了黄金一般,在原本柔韧的基础上变得坚硬之极,像极了一座黄金堡垒。

而法术一经施展完全之后二人便是迅疾的向后退去。

“这里是龙隐墓地,你们以为能够走得了吗?想要拿我龙隐的血脉,你们还不够格!”

姬长宫森冷的声音传出,旋即,白金虎阎木二人便是发现自己身前竟是出现了一道五彩气墙。

砰砰!

接连两道闷响传出,二人先后撞在气墙之上,喉中发甜,一口心血便是自口中喷洒而出,飚射高空,艳丽无比,身体更是撞得倒飞而回。

“这是五行大封印结界,你是故意引我二人到这的!”

两人几个翻滚借力稳住身形,看向将整片荒墓都笼罩的五彩气墙之时,眼中却是流露出恐惧之色。五行大封印结界,就算是法丹境界冥者被困住也没有破开的可能。但这不是让他们恐惧之处,而是五行大封印结界一旦启动,在一分钟之后便会自行瓦解,而在瓦解的同时,所封印空间亦是随之瓦解,就算是法丹境界的冥者身在其中最后也难免随着空间瓦解而解体!

因为纵是法丹境界的冥者也还无法在虚空之中穿行!

所以,二人完全就是必死无疑了,而且连着这一片荒墓也是尽毁!

“你这个疯子,混蛋,这是你们龙隐无数先烈的安息之地,你竟敢毁掉!”

白金虎脸上赘肉抖动,几乎挤到一起,他破口大骂!

“与其让你们玷污,不如让我这位后代子孙将其毁去,想来,先辈们是不会怪我的!”

姬长宫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痛苦与不甘徐徐传出,旋即便是‘轰’的一声巨响,那黄金堡垒瞬间四裂而开,炸成了无数的木屑金粉,而同时一道道玄青气流喷涌而出,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而后竟然形成了一个覆盖的方圆十丈的玄青色漩涡,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便也是自那漩涡的中心向着四周涌动而开,此刻这玄青色的漩涡便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笼罩范围之内,飞沙走石,万物尽皆吞噬。

“这是全开的风噬之眼!”

白金虎两人灵魂都在颤抖,看着那漩涡中心,浑身溢血的姬长宫,心中皆是无比的悔恨。而此刻他们的身体亦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被那漩涡卷动,缓缓向着那风眼的中心而去。

“能够死在全开的风噬之眼下是你们的荣幸,可惜没能引出两个法丹境界的冥者来!”

姬长宫全身血脉爆裂,鲜血狂涌,一身黑色的劲装已然是染成了鲜红之色,而此刻他的左手正抓住右手手腕,将不停颤抖的右手稳住。而在右手的掌心之中赫然是一只玄青色的竖眼,玄青色的气流便是自其中暴涌而出,形成了整个可怕的吞噬漩涡。

全开的风噬之眼,就算是法丹境界的冥者,稍不留意也要被吞噬干净,而且这还是在姬长宫觉醒风噬之眼不到一年的情况下。而此刻比之法丹境界冥者弱上数十倍的白金虎二人已然是必死无疑,纵是此刻疯狂的嚎叫,催动体内精纯的真气也无丝毫作用,根本就无法摆脱那恐怖的吞噬之力。

但是姬长宫强力催动风噬之眼同样是受到反噬,全身血脉爆裂,半分钟之后那白金虎二人便是在一阵惨呼声之中被吞入了风噬之眼中。

嘭!

风噬之眼邹然消失,一切归于平静,而姬长宫的身躯便是无力的瘫倒在地面,鲜血瞬间便是将其周遭的地面染红!

姬长宫双眼变得暗淡无比,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他的目光透过五彩气墙落到九天之上的银月之上,丝丝的哀痛与思念渲染而出,瞬间便是布满了他的一双纯净的眸子。

“爷爷,姐姐,长宫没用,到最后还是没有帮你们和村人报仇,甚至连先烈的坟墓都无法守护,落到要亲自摧毁的结果!”

“长宫不甘啊!”

望着那轮圆月,姬长宫心中无比的不甘与怨恨,恨自己不能够早些修行,恨自己实力不够,没能够报仇!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大五行封印终于开始瓦解,而整个空间上万坟墓亦是随之解体,化成一粒粒尘埃,散落无尽的虚空。

鲜血已然流尽,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姬长宫只觉身体一阵轻浮便是莫名的出现在一个小池子的上空。池水清澈见底,而在那池子的中央,一朵十二品青莲正自开放,青翠欲滴,造化天成。

阵阵虚弱袭身,姬长宫越发觉得意识模糊起来,但是内心却是受到那池子之中青莲的吸引,身躯竟是自主的飘向那池中的青莲......

上一章书页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