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枕上宠婚,总裁前妻很抢手 > 章节目录

第1章 新婚协议

夜半,宾客散尽,火红的新房内仅剩下一对新人。

盖头掀起,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

“离我远点。”裴然眉头微皱,清冷的面容上没有半点新娘的娇羞喜悦。

单手钳住裴然的下巴,猛然贴近。

“洞房花烛,新郎离新娘太远,怕是不太好吧!”白景嘴角微微勾起,看不出是笑还是嘲讽。

明明是漂亮的有些邪魅的丹凤眼,眼眸却仿若深渊一般,阴冷而神秘,看不到半点温度。

“不过是一场交易,白家和裴家完成了联姻,新郎若不是看上了新娘的美色,自然是应该离新娘远一点,不是吗?白景先生。”裴然淡然的推开白景的手,双手环胸,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如今合法丈夫。

虽然她一直久居国外,对国内的许多事情都不甚熟知,单从婚前那宛如相亲的宴会上也看的出来,白景并不喜欢她,或者说,并不喜欢这样家里安排的联姻。

“这张脸,确实不错,但是想借此钩引我,女人,你未免想太多了。”白景慵懒的勾唇,眼中满满的不屑。

欲擒故纵吗?明明这段婚姻是他们裴家精心算计出来的,这个裴大小姐却是这般三番两次的冷言冷语,是想吸引他的注意力吗?

“那就请你离我远点,最好离开这件屋子,不要在这污染空气。”裴然一脸冷漠的反击。

本身就对酒精严重过敏的裴然,尤其受不了这般的酒味,更加受不了这样满身酒气的自大男人。

“女人,你似乎忘记了这里是白家,要离开也应该是你这个姓裴的离开。”白景坐在裴然的一旁,故意将口中浓郁的酒气呼在裴然的脸上。

他到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还能装到几时。

“好,我走。”裴然咬着嘴唇,愤然起身离开。

“先把协议签了再走。”白景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份文件丢向裴然。

“什么协议?”裴然望着脚下的文件,冷冷的看向白景,没捡。

“女人,你如果不想裴氏集团明天就倒闭的话,我劝你还是捡起来,乖乖的签了。”白景半靠在床头,修长的腿随意交叠在一起,说不出的傲慢。

“你……无耻!”裴然紧绷的脸颊难得露出一丝愤怒。

若不是为了家族的事业,她根本不可能嫁给这个才见了一面,极其自大狂妄的男人,如今这个男人居然无耻的要挟她,真是可恶。

尽管愤然,面对男人那一副有恃无恐的狂妄模样,裴然到底还是咬牙忍着捡起了地上的文件。

入目的是五个大字:婚后协议书

???

裴然瞥了白景一样,无法从那张张狂的面孔上看到丝毫的情绪,抱着怀疑的态度翻开了手中的文件。

这个男人果然和她一样,对这场家族式联姻没有任何的兴趣,并不想和她做什么真正的夫妻,对于这一点,裴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如今这般的情况,这个男人若真是强迫她做些什么,她就是有心反抗,也不过是徒劳而已。

只是,这个男人还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明明是一份互不干涉的协议书,却偏偏字字句句描写的都好似她努力倒贴他一般。

什么禁止她偷偷爬他的床、偷看他洗澡、窥探他的隐私、等等一系列变态条款。他以为他是谁啊!全天下的女人都要上赶着巴结他。

“这个协议我可以签,但是里面刻意注明我对你的禁止项,必须同时加上你对我也同样禁止的内容。”裴然努力压抑心中的怒火,尽量保持表面上的冷漠。

“我对你没兴趣。”白景鄙夷道。

“既然你同意,那就加上这几条。”裴然不待白景回应,直接拿着合同进入隔壁的书房,重新打印协议。

白景看着裴然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到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要装到几时?用些什么手段来吸引他了。

新的协议很快打印好,裴然和白景互想看不顺眼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各自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份,便连一个眼神都不愿给对方,一个睡沙发,一个睡床,度过二人的洞房花烛之夜。

当然,身为房间主人的白景睡的是床。

清晨。

裴然和白景各自洗漱完毕,下楼用餐。他们住的是白家的老房子,和父亲大哥都居住在一起,父母住在东面,大哥大嫂住西面,裴然和白景住北面。

因为白景的父亲和大哥昨晚连夜出差,所以不在,早餐只有裴然和白景,以及早餐婆婆张岚和大嫂苏卓雅。

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白家的用餐时间到还算是温馨,如果忽视某些事某些人的话。

“景,尝尝这个蔬菜粥。”苏卓雅殷勤的给白景盛着粥。

“嗯。”白景顿了一下,伸手往旁边推了一下没动。

苏卓雅神色一僵,随手又盛了一碗递给裴然,“弟妹也尝尝。”

“谢谢大嫂。”裴然笑着谢过苏卓雅,收回目光时快速的扫了白景一眼,后者浑然不觉。

裴然咬了下筷子,又抬头看了苏卓雅一眼,恰好看到她直勾勾的盯着对面,那方向正是白景的方向。

裴然眉头一跳,有猫腻!

正在这时,婆婆张岚突然放下筷子说:“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张嫂,快去二少爷的房间,把喜帕取过来。”

裴然神色一僵,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张岚笑了一下,眼神更是飘忽不停的,不愿直视。

裴然轻轻的挪脚,踢了身旁的男人一下,示意他说句话。

白景转头,看着裴然那清冷的面容上隐藏的些许焦急,心中却是莫名的畅快。

心中想到,果然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表面上对他近而远之,遇到是事情,却还是只能有求于他,只是他为什么要帮他呢?

白景仿佛没有注意到餐桌上的暗潮汹涌,依旧一脸冷傲的,自古自品尝着早餐,一时间餐桌上陷入压抑的沉默。

一直到佣人张嫂拿了一方白帕过来,洁白洁白的,没有受到一丝沾染。

“裴然,这是怎么回事。”张岚的脸色立即黑了。

上一章书页下一章